轉自:網易娛樂


第一集:

(作者/grace)澳洲的一個宴會上,眾人正在為剛好得到國際電影節上獲獎的崔勝希慶祝,此時,一個女子出現在勝希的面前,勝希的眼神停滯在那一刻,那個女子就是後來勝希的愛人惠秀。兩人在澳洲過著甜蜜浪漫的生活,沒想到當一切都顯得那麼完美的時候,一場車禍奪取了惠秀的生命,此後,勝希陷入無限的痛苦中…

三年後,勝希的學長韓政勳不想看到富有才華的勝希就那麼淪陷下去,讓他回國繼續自己的事業,勝希燒掉了與惠秀所有的回憶回到了韓國。

勝希接拍了一個MV去江原道尋找拍攝靈感。在人群中,勝希的眼神又一次定格在那一刻,那是長的與惠秀一模一樣的女子金福實,勝希不由自主的跟著福實上了公車。福實到站,勝希也跟著下了車,結果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福實建議勝希去民宿借住一宿,無奈之下勝希只得跟著福實來到她的家。

福實家的窘迫讓勝希很不是滋味,對福實甚為同情的他給了她點錢建議福實多去讀點書。福實以為勝希是應考生建議他去喝村裏有靈性的藥水泉,勝希跟著福實來到山上當即決定了MV的拍攝場地。

勝希帶著攝製組來到村子裏拍攝MV成了村裏的大事,福實也跑去看,結果發現導演居然是勝希…



第二集:

韓政勳和尹美賢來到了拍攝現場,發現了這個與惠秀長的一樣的女子,都非常震驚。政勳向村裏的學校捐贈了鋼琴,村裏的婦女會給劇組舉行了歡迎會,勝希決定今後把村裏作為常用拍攝地。

拍攝最後一天下起了大雨,福實的母親順玉碰見勝希告訴她福實在市集賣菜沒帶傘,勝希決定去接她,可是對開車還有所顧及的他只能請求政勳代勞。政勳找到了獨自走在雨中的福實,福實像政勳表達了想找份工作的意思,政勳答應福實今後可以找她幫她找工作。為了給母親湊手術費,福實決定去首爾…

福實來到首爾,寄宿在朋友家。福實去公司找政勳,職員告訴她政勳去日本出差,福實失望而歸。第二天福實再去找他,碰見了惠秀的表親尹美賢,美賢將其安排在勝希身邊當業務助理。當日工作結束,福實因為住在朋友家麻煩而欲留在辦公室過夜。勝希忘帶手機返回辦公室,看見福實沒回家,提出請福實吃飯。

兩人來到西餐廳,勝希看著坐在對面的福實又一次想起了惠秀,喝醉酒的他情不自禁的把福實當成了惠秀,痛苦萬分和她說抱歉,並不知情的福實以為勝稀有不軌之心…





第三集:

第二天,福實來到公司,還在生氣的勝希命令福實複印一百份文件。正當福實手足無措時碰到了韓政勳,韓政勳看見福實手上的疤痕問其原因,福實告訴他自己在首爾出生小時候被大火燒傷過,政勳開始懷疑這個與惠秀長的一樣的女子是不是她的親妹妹。

當天是惠秀的忌日,勝希提前下班去寺裏探望,遭到惠秀母親的斥責,情緒低落的勝希拒絕美賢的邀約。政勳來到惠秀家告訴惠秀祖父有關福實的事,祖父拜託他去打聽清楚。

在公司裏,福實為了報復將處理過的崔勝希照片發送給了雜誌社,正當得意時,勝希的助理叫其將勝希落在公司的手機送回他家。福實迷路,打電話給勝希求助,勝希只能出門去接,當福實站在斑馬線對面向勝希招手的時候,綠燈亮起,一輛卡車開了過來,勝希立刻想起了惠秀車禍的一幕。勝希奮不顧身的向迎面走來的福實撲了過去,福實手中的手機?那被摔的粉碎…


勝希帶著福實去手機買新手機,爭執之下兩人最後買了一對話費可以減半的情侶機。兩人坐在街邊聊天,勝希告訴福實戀人惠秀已經死亡的事實,福實建議勝希和其一起去個地方。
兩人偷偷溜了舉辦過世界盃的足球場,開心的玩起了足球…韓政勳打電話給福實的高中校長詢問她的身世,校長將此事跟福實母親說起後讓母親順玉痛苦萬分,只能打電話給女兒以求安慰。

下班後,福實預支了一個月的工資,決定週末回家陪母親。福實來到蛋糕店想買給母親當禮物,恰好被崔勝希碰見,勝希掏錢買下了蛋糕並叫福實收下。兩人一同回家,福實告訴勝希自己都沒怎麼看過電影,勝希帶其去看電影。結束後,勝希碰見了父親,父親嘲笑勝希追女孩的品味,勝希賭氣解釋自己喜歡有水準的女孩,福實聽見目睹了這一切…




第四集:

惠秀的母親跑去找福實,並告訴福實她是惠秀在火災中失散的妹妹惠琳,惠琳不願承認相信予以否認。

第二天,福實來到公司向勝希請辭,突然接到了母親順玉住院的消息,勝希開車送福實上醫院,順玉得的只是普通的胃炎讓福實舒了口氣。福實的小學校長請求勝希給學校的孩子們上一個講座,勝希無奈答應。講座結束後,勝希還和孩子們、福實一起去江邊捉魚,福實跟他講述了以母親順玉故事為藍本的自己構思的小說,勝希認為福實有編劇的才華建議福實嘗試寫劇本。同時,韓政勳再次來到福實家,順玉見到政勳恐慌的樣子讓政勳更加肯定的認為福實就是惠秀失散十五年的妹妹惠琳,政勳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惠秀的祖父。惠秀的母親親自到福實家認女兒,福實短時間裏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自己一個人跑到了江邊直到天亮。第二天清晨,福實告訴生母自己想呆在家裏多留幾天,母親失望而歸。

勝希給福實打電話,福實未接。勝希留言叫福實一起去看足球比賽,六點在足球場門口見面。結果勝希一個人站在球場前一直等到球賽結束,失望的勝希再次提醒自己福實並不是惠秀。


第五集:

福實同意回到首爾和生母一起生活,臨走之前把勝希買給她的手機送給了養母順玉,勝希給福實打電話,結果接電話的是順玉讓勝希尷尬不已。

福實來到在首爾的新家,家人都待她很好,母親也將原本屬於姐姐惠秀的紅色高跟鞋送給了福實。勝希因為找不到福實而跑去之前她和朋友賢貞住的小屋找她,中途接到助手贊浩打來的電話,告訴勝希福實已經回到首爾。勝希開心的回到公司,並帶著福實逛書店買書,要求她學習寫劇本。在書店門口,勝希看見了父親與一女子廝打,尷尬的勝希讓福實先行離開。來到賢貞家找朋友訴苦的福實半路被爺爺的司機接走。回到家中,爺爺和母親告訴福實會安排好她的未來,而福實要求繼續去電影公司上班。韓政勳也來到福實家中吃飯,福實爺爺拜託政勳和堂姐美賢把福實改造成淑女,並叫福實複習考大學。飯後,美賢給福實看惠秀的相冊並告訴福實不能像母親提起勝希,因為勝希就是惠秀去世前的戀人,福實明白了為何勝希之前會對她有種種異常舉動。

第二天,福實來到公司上班,助手贊浩吩咐她把資料帶給正在開記者會的勝希。福實來到記者會現場後發現勝希正與另一位導演爭執。會後,氣憤的福實巧妙的報復了那個導演。勝希開心的領著福實去參觀他的小學,福實則告訴勝希自己沒有毅力再學習電影製作…


第六集:

兩個人在小學校分開之後,勝希打電話希望福實繼續堅持下去。福實向家人提出要繼續去電影公司上班,因為自己的夢想就是做電影,爺爺則建議她先拿到學位,至於專業可以選擇她喜歡的戲劇科,但其實爺爺是計劃讓福實(惠琳)學習管理學以繼承家業。福實謊稱要去看美賢的工作室,結果跑去與勝希見面,勝希告訴福實要參加第二天的企劃會。然後勝希欲開車送福實回家,福實不願告訴勝希實際住址,任由不知情的勝希把她送回賢貞家,福實拜託賢貞不要說出實情。


回到家中後母親告訴她第二天要給她安排家庭教師補課,福實無奈。第二天清晨,福實欲偷偷裝點飯菜出門被母親發現,福實謊稱自己是因為想念養母順玉而要回鄉下,母親無奈答應並要求福實以後盡量少往回跑。

福實和勝希、贊浩來到郊外別墅,福實告訴勝希自己是惠秀的妹妹,但勝希把它當成玩笑,勝希認為福實有心事,但福實不知道從何說起。

母親熙真打電話給順玉想叫她別但讓福實分心,結果順玉告訴她福實根本就不在身邊,爺爺和母親開始焦急的尋找福實。回到家中後的福實被母親訓斥,福實打電話給順玉今後要少打電話。

福實爺爺的公司舉行創社紀念宴會,福實作為孫女出席,而勝希也被政勳邀請參加。當爺爺向眾人介紹福實的時候,勝希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第七集:

在宴會現場,福實的母親熙真知道福實口中的導演就是崔勝希之後非常生氣,警告勝希以後別再靠近福實。遭受打擊的勝希開始一再迴避福實,兩人彼此都非常痛苦。最終勝希向政勳提出暫時放棄導演工作,繼續寫他的劇本。

去公司找勝希的福實碰到了政勳,兩人見面後喝的大醉,酒後的福實去勝希的公寓找他,哭著問他是把她當福實看還是惠琳?又問他有多愛姐姐,勝希冷漠的回答,如果惠秀沒死,就可能已經是福實的姐夫了,這讓福實傷心不已。勝希將其送至賢貞家,叫家人接走。

福實一覺醒來就接到養母順玉問她有關農活的電話,放心不下順玉獨自一個人在山上的福實決定回鄉下幫養母幹農活。生母熙真和爺爺知道後,專門趕到鄉下接福實回首爾,福實請求再寬限幾天,他們勉強答應了下來,但當知道福實因為順玉的情緒不好而要求再呆幾個月之後,兩人就不願接受了。母親想將福實強行帶回首爾,而則爺爺決定請勝希幫忙。爺爺以惠秀及其父親的死威脅勝希,叫勝希將福實接回首爾並想辦法讓福實自動放棄寫劇本的事,對惠秀一家深感歉意的勝希只能答應爺爺的要求…


第八集:

勝希來到福實老家,叫福實回首爾繼續寫劇本,福實信以為真,開心的回到首爾。勝希將自己的作家朋友尚宇介紹給福實,讓他擔任福實的劇本老師,福實開始寫劇本。美賢在與福實、勝希的談話中知道了他們之間的感情糾葛,並把她的想法告訴了福實母親,不料被狠狠訓斥了一番。
福實回家後,母親熙真對她更是關懷備至,並要隆重的給她慶祝生日,同時也邀請勝希參加。生日會當天,勝希到場,福實非常感動並開心的在眾人面前唱歌。而福實母親卻告訴勝希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以後要想辦法叫福實放棄寫作。勝希開始對福實冷嘲熱諷,以促使她放棄寫作。美賢向他介紹了一個澳洲的電影公司的老闆,勝希勉強接受並決定離開韓國回澳洲發展。

福實來到公司,政勳告訴她勝希馬上就要登機離開韓國,經過一番掙扎後,福實奔向了機場…

第九集:

勝希在機場看見了哭泣的福實,告訴她自己只是去澳洲取景並非一輩子不回來,福實要求勝希給她帶禮物並開始了一天天的等待。

終於勝希回國,政勳要求將福實調動企劃部門,並提醒勝希福實是惠秀的妹妹。當福實興高采烈的來到勝希辦公室索要禮物時,勝希謊稱忘帶讓福實失望。第二天,劇本討論會結束後,勝希和福實一起吃飯,福實再一次索要禮物,勝希將一本書和一個樹雕送給她,說是導演免費送的紀念品,並暗示福實僅是他的妹妹。福實生氣,答應了政勳的邀約一起與政勳看電影,告訴政勳自己有心儀的對象,而美賢也約勝希出來表明心意被他拒絕。美賢喝醉,勝希只能叫福實出來接,回到家,美賢生氣的說福實無知老土。

政勳開始追求福實,母親熙真和爺爺準備帶福實去美國學習語言以配的上政勳。福實和賢貞贊浩吃飯,贊浩在餐桌上道出了勝希那個樹雕禮物的真正來源讓福實震驚。福實跑到拍攝基地找勝希,問勝希如果自己不是惠秀的妹妹的話可不可以成為他的愛人,勝希看著眼前福實哭泣的臉終於禁不住吻了她…

第十集:

勝希依舊不願坦然面對自己對福實的感情,讓福實剛剛燃起的希望再次熄滅。福實母親熙真決定盡快帶福實去美國學習語言。

勝希和尚宇、美賢出去喝酒,心情鬱悶的他又一次喝的爛醉,回到家中時發現福實正等在門口,福實要求勝希正視自己的感情,但勝希的回答仍讓福實傷心,絕望的福實獨自一人在雨中遊蕩。當天晚上,福實就開始發高燒,家人將她送往醫院。第二天,從美賢口中得知這一消息的勝希急匆匆的趕到醫院發現福實正和家人走出病房,此時,勝希再次選擇了逃避。

順玉知道福實生病的消息後和福實的老師一起到首爾看望她,爺爺讓他們留下來參觀一下首都。福實陪著順玉遊覽首爾,福實告訴順玉自己不想去美國。遊覽結束後,福實送順玉到汽車站,擔心福實身體的勝希也專程來到車站找她。勝希嘴上交代福實到美國好好學習,內心則剛好相反,勝希的冷語讓福實下定了出國的決心。福實來到公司向韓政勳道別,撞見了勝希,看著福實走遠的勝希終於抑止不住自己的感情,追了出去,向福實喊出自己愛的女人就是她…



第十一集:

福實聽到勝希的表白後激動的在他面前大哭,兩人度過了美好的一天。福實回家後告訴母親熙真自己不想去美國,熙真不答應。美賢告訴熙真,福實是因為愛上勝希才不肯出國,讓熙真大為惱火。熙真為了讓福實和勝希分手,安排福實和韓政勳父母的見面討論與政勳的婚事。飯後,福實告訴政勳自己喜歡勝希,希望政勳能幫助她勸勸母親。政勳找到勝希讓他盡快整理與福實的感情,讓福實別跟家裡決裂,勝希回答自己不能已經放手。福實被母親熙真下了軟禁令,命令她出國之前不能出門,即使出門也要和她一起,福實無奈,只能趁母親睡著的時候偷偷溜出門。福實來到勝希家,兩人一起看電影並一起去吃飯,勝希在餐廳裡大聲說出自己愛福實。

母親熙真醒來找不到福實只能打電話給福實朋友賢貞,賢貞告訴她福實並沒聯繫她。熙真找到政勳拜託他別誤會福實並要好好照顧福實。福實回到家後找爺爺訴說心事,爺爺卻告訴她多為可憐的母親考慮,別讓母親再痛苦,並命令福實馬上出國。臨行前,熙真邀請勝希和美賢、福實一起吃飯,告訴勝希以後要將福實當親妹妹一樣看待,勝希起身跪在了熙真跟前…



第十二集:

熙真不能接受勝希的請求,拉著福實離開的飯店,並告訴福實第二天馬上出發去美國。福實再一次趁熙真不注意逃出家門,趕到勝希家告訴他母親要帶她出國的事,勝希準備帶她一起回家請求成全,福實不肯,兩人一起呆到天亮。

養母順玉和福實的老師來到首爾探望即將出國的福實,熙真請求他們勸勸福實。清晨,勝希帶著福實回到家中,勝希再次跪在熙真面前請求成全,被熙真轟出家門。

勝希和韓政勳成為情敵的緋聞在公司裡傳的沸沸揚揚,事態開始向不利於勝希的一方發展。更有新聞報道說勝希玩弄娛樂公司老闆的孫女,給勝希事業的發展增加的阻礙。政勳忠告勝希要在記者面前積極澄清才能讓他繼續發展事業。

順玉和美賢都勸福實多多考慮母親熙真的感情,不能因為愛情而太過自私,福實經過考慮後答應了母親出國的要求,再條件是一定要幫助勝希發展他的電影事業。

勝希在記者採訪時直言自己是真心愛的福實,並非玩弄。事後,勝希得知福實正在趕往機場,焦急的他趕忙開車追向機場…


第十三集:

勝希和福實一起來到濟州島,兩人開始幸福的「蜜月之旅」。勝希帶著福實來到海邊,向天上的惠秀喊出了自己會一生愛護福實的話,在福實面前再次表示了自己的心意,兩人的心彼此貼的更近了。

而福實的母親真熙因為福實的離開而臥床不起,順玉得知了這個消息也來到首爾,家人們為了兩人的私自出走而生氣擔心。勝希的舉動讓韓政勳非常失望,而勝希的朋友和家人也感到此次行動對勝希電影事業的發展是一個極大的衝擊。

勝希回到首爾,政勳警告他,他的事業已經出現危機,而勝希卻回答自己為了福實可以放棄電影。福實回到家中,但母親熙真卻不能原諒她並請求她回到鄉下繼續作她的「金福實」,無家可歸的福實和順玉只能來到朋友賢貞家寄宿。

因為擔心福實,真熙住進了醫院,勝希來到醫院看著眼前的真熙越來越感到愧疚…


第十四集:

福實的母親真熙哀求勝希離開福實,這樣才能讓福實真正快樂,但是勝希卻不答應,真熙的情緒再次激動的難以控制。福實要求陪在母親身邊照顧她,但是卻遭到母親的拒絕將女兒轟出病房。順玉也請求勝希放棄福實,福實和勝希都面臨著巨大的危機和尷尬。

勝希被公司解約,事業面臨困境,勝希請求韓政勳給他一個機會但政勳說從感情上不能答應,勝希只能自己一人到處找投資商和演員,但都遭拒絕。真熙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已經到了精神錯亂的地步,將福實當成了惠秀。勝希請求福實爺爺允許他倆繼續交往,被爺爺狠狠的訓斥了一番,告訴他福實母親的病情,勝希更加內疚。勝希的母親聽說兒子的情況之後從澳洲飛到韓國,並見到了福實,告訴福實要好好照顧勝希並拜託福實為勝希準備一個不錯的生日。

生日那天,福實為勝希準備的生日派對讓勝希感到很開心,兩人還一起去踢足球。那個時候,勝希告訴福實兩人今後不能再見面了,福實默認,兩人開始向不同的方向前行。



第十五集:

福實回到鄉下與養母順玉生活,勝希繼續尋找電影投資商準備電影的拍攝,兩人的生活開始回到原來的軌道上。勝希得知福實被趕出家門無法得到母親真熙的原諒之後,與真熙見面請求她原諒福實,並保證自己以後絕對不會再與福實見面。真熙開車來到鄉下準備接福實回家,順玉請求真熙成全福實和勝希,真熙沉默無語。傍晚,真熙留下順玉家與福實度過了一晚,真熙再次感受到了女兒對她的愛。

福實跟著真熙回到首爾,向爺爺請求繼續去電影公司上班。勝希的電影找到了投資商順利開拍,雖然變成了小成本作品,但勝希還是很用心的拍攝。韓政勳邀請勝希參加自己公司電影的首映式,碰見同去的福實,兩人分手後頭一次見面,雖然話語不多,但是福實回去後還是傷心的哭了。勝希的父親安排勝希相親,被福實知道後更是傷心不已。韓政勳也勸福實母親真熙成全福實和勝希,真熙陷入矛盾之中。政勳故意安排福實給勝希的劇組送資料,福實在拍攝現場見到了勝希,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第十六集:

福實感到自己不能與勝希再這樣想去,兩人不能再見面,但會一生只愛他一個人,勝希也答應她今後不會再去相親,一生守護心中的福實。福實回到家中後向母親承認自己見到了勝希並哭了一個晚上。第二天,真熙在拍攝現場找到了勝希,告訴他自己答應了兩人的交往並要求勝希將來好好對待自己的女兒。真熙回到家中後也請求福實的爺爺允許兩人的交往。勝希來到福實的公司告訴福實這個好消息,並正式向福實求婚,福實欣然答應。

就這樣兩人在幸福中度過,福實的劇本處女作完成,勝希的電影也剩下後期製作。福實的爺爺提議勝希的下部作品由他資助,被勝希拒絕,勝希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事業。真熙要求女兒和勝希舉行訂婚儀式,福實開心的找到勝希商量此事。兩人竟然又因為小事發生了爭吵,福實賭氣說要分手,讓勝希非常生氣。最後在聽爺爺說了勝希拒絕投資的事之後福實主動找到勝希,兩人和好。訂婚儀式如期舉行,勝希的父親和福實的老師在訂婚宴上演出了一場鬧劇讓福實和勝希都很難堪。勝希的電影順利上映,在記者發佈會上勝希說要將這部電影獻給自己最愛的人。福實和勝希過上了真正的王子與公主式的幸福生活…(全劇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ngshan 的頭像
rongshan

一個人的花花世界

rongs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eter1975012
  • 你的文章寫的不錯喔~~~^^
  • peter1975012
  • 你的文章寫的不錯喔~~~^^